雪白干净的少帮主

历史渣,文笔渣,逻辑渣。不混圈,不是写手,工科狗,运维狗。总之,这是一个自娱自乐的号。

无题(第十章,这章主要是雪衡,花花暂时下线)

        朱厚照纠结了许多日,最后还是去看了齐衡。他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要他不要让齐衡入朝为官,可是这么多年来,齐衡的才学,齐衡的抱负他都是看在眼里的,他实在不想看着明珠蒙尘。况且如今的朝堂,因为父皇当初疑心颇重,清洗了大半官员,剩下那些倚老卖老的家伙,总是让他遵祖制,没有一件事顺着他,而花无谢无心科举,他只能去求齐衡了。

        齐衡想不通,从前先帝虽然也忌惮齐家,却从未动过杀心,只是将齐衡接到宫中教养以牵制齐国公。齐国公知道先帝疑心重,本也没打算让齐衡从军,齐衡能感觉到在宫中的日子,先帝也是真的疼爱他,对齐国公的忌惮也有所松懈,只是为何最后又突然痛下杀手?

       今日朱厚照来时,齐衡便动了参加科举的念头,一则是想查明父亲死亡的真相,再则他齐衡也如所有热血儿郎一样有一颗报效国家的心。他只是不明白自己此番去,是去复仇还是为官...

        平宁郡主走到书房时,见齐衡手中拿着一本书久久的望着窗外出神。

       “衡儿,我见你看这一页已经很久了,可是有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   “母亲,衡儿在这页看到一句话,不知该作何理解,还望母亲帮衡儿解惑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这世上竟还有母亲知道而衡儿不知的文章?念出来母亲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母亲,这书上说‘以德报怨’,又说‘以直报怨’,衡儿迷惑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平宁郡主看着早就比自己还要高上许多的儿子,站起身来摸了摸齐衡的头,叹道:“好孩子,‘以德报怨’还是‘以直报怨’,不过是遵从你的本心罢了。只是衡儿需记住,‘社稷为重,君为轻’,我齐家世代,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,都不是为了朱家在守江山。'横戈从百战,直为衔恩甚',对齐家来说,这个恩从来不是皇恩。母亲这么说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 齐衡朝着平宁郡主深深的拜了一拜:“衡儿受教了。”

傅红雪身体本来恢复能力就强,再加上齐衡给他用的药都是极好的,也就五六日的功夫,他身体就好得差不多了,却在齐国公府待了大半个月,自大夫说他好得差不多之后,齐衡得空便拉着他出门逛街:

        “小雪,我跟你说的没错吧,京城的阳春面是不是很好吃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”傻瓜,其实我早就吃过了,但是我还是更喜欢你做的。

       “小雪,那个糖葫芦可好吃了,你尝尝,是不是有点甜甜的?”

      “嗯”很甜。

      “红雪,这个是京城最有名的雪花酥,可我觉得不如你做的糖糕好吃,你回去给我做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 “好”如果可以,我想一直给你做糖糕。

      “小雪,我听无谢说,桂花酒是甜的,可是不为总是拦着,不让我喝。我们今天去尝一尝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 “好”桂花酒是甜的吗?

      齐衡在灌下一大口桂花酒后,晕倒前最后一个念头是‘花无谢又忽悠老子!’,傅红雪背着喝醉了的齐衡,一步一步的走着,仿佛又回到了六年前,他默默的走,齐衡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着,月光将他们的身影融合在一起,又渐渐拉长......

       “小雪,我有没有,同你说过,我心悦你?”

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 “就是,我喜欢你,想和你在一起很久很久的意思...”

      “......”我也是,喜欢你,很久了。

      “小雪,你怎么不说话?你是不是因为我是男子,厌恶我了...”

       “不是”我只是不想你以后伤心而已。

       “那就是说你不讨厌我?”

       “嗯”我喜欢你啊,怎么会讨厌。

       “那,那你心里可有我?”

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有啊,一直都有,从见你那天起就一直在,只增不减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不说话就是默认啦?”

      “......”好,都依你。

      “哈哈,不说话就是默认了!”齐衡说完'哇'的一声吐了出来,傅红雪怕他呛到自己,也顾不上吐到自己身上的污秽,着急的抚着他的背。

       “小雪,花无谢骗我,酒是苦的,好苦,好苦啊...”傅红雪拉了衣袖去帮齐衡擦脸,却发现摸了一手的眼泪,他着急的将齐衡扶起来,才发现齐衡满脸的泪痕。

       “元若不哭,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。改日,改日我替你去揍花无谢好不好,你不要哭了。”傅红雪又是心疼又是无措,“我回去给你做糖糕,吃了就不苦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 “可是我心里苦,心里苦要怎么办?小雪,我心里好苦,我已经放弃了理想,放弃了小雪,放弃了...为什么最后还是没有护好父亲?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,哈哈,可是我不能有怨,一点都不能有...”

       “小雪,你永远陪着我,好不好?”齐衡瞪着通红的眼睛,固执的看着傅红雪,既然他的百般退让并没有任何用处,那么这次,他要把什么都抓牢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,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傅红雪从未见过这样的齐衡,他的印象里齐衡总是笑着,像个小太阳一样跟在他屁股后面,像个小太阳一样温暖着他,却从不知他的小太阳有着如此多的身不由己,而他现在能做的只是紧紧的抱着他...

        傅红雪把齐衡放在床上躺好后,又深深的看了齐衡一眼才打开门出去,冷冷的道:“出来吧”。

       “傅大侠近日可真是逍遥啊,”叶开贱兮兮的从墙上翻了下来,倚在一旁的柱子上说道:“你答应我家姑娘的,三日后回去领罚,这都快三十日了。也不见傅公子守约,原来是有美人在怀,乐不思蜀了呀~”

       “答应姑娘的事情,傅某自然会说到做到,只是尚有些心愿未了,还请转告姑娘,宽限我几日...”他本来以为只要看见齐衡安好,他便可安心赴死,可是看到今日的齐衡,他实在放心不下...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姑娘也不是什么不讲理之人。”叶开说罢丢给傅红雪一封信和一个小盒子,道:“我家姑娘说,你只要答应她三件事,她便原谅你,第一件事便在这信里,可是姑娘信不过你,你把那盒子里面的‘噬魂散’吃下,等这事完成了,再给你解药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 傅红雪从盒子里面拿出一个小瓶,毫不犹豫便要往最里面倒,床上醉的不醒人世的齐衡却不知何时醒了过来,吵着要喝水,跌跌撞撞的朝门外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 傅红雪怕他摔了,赶紧伸手去扶,齐衡却一巴掌打掉了傅红雪手中的小药瓶,白色的粉末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   “这小子是故意的吧?!”要不是叶开跟了一路 看他又哭又笑的醉得着实厉害,差点怀疑是他们串通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元若不是那样的人。”叶开话音刚落,傅红雪的刀就已经抵住了他的脖子“休要胡说!”

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 “水,小雪,我要喝水,你把水藏在哪里了.....”傅红雪抱起在他身上四处乱摸的齐衡,准备将他送进房,头也不回的对叶开道:“马姑娘交代的事情,傅某定会竭力而为。如今药也洒了,还望叶公子向姑娘再要一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...要不你捡起来洗洗还能吃?”叶开小心翼翼的开口想要最后再争取一下,要是被翠浓知道这事,还不得把他的皮扒了做鼓捶啊?!可惜回答他的只有关门的声音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透明有话说:感觉写两对,跳来跳去的,大家会不会看得很累?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决定还是每章有个重点,所以这几章的重点都是雪衡,请大家多多包涵~

真的很感谢你点开我的文~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