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白干净的少帮主

历史渣,文笔渣,逻辑渣。不混圈,不是写手,工科狗,运维狗。总之,这是一个自娱自乐的号。

无题(第十一章,依旧是雪衡)

        齐衡醒来时只觉得头疼得厉害,全身都不舒服。不为见自家公爷醒了,忙将一边早就准备好的醒酒汤送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公爷也真是胡闹,身子才刚好一点就去喝酒,叫老夫人知道了又该心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不为见齐衡难得配合的一口气喝完,接过碗又接着说:“再说了,那桂花酒的味道,您小时候不是已经被花二公子骗过一回了吗,这次怎么又...”

       齐衡赶紧用手堵住不为那不把门的嘴,左右看了看,见傅红雪不在才松开不为:“这件事不准你告诉红雪,不然扣你月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人家傅公子昨晚照顾了您一夜,今早看您睡踏实了,又巴巴跑去厨房给您做糖糕。不为看那傅公子虽然对谁都冷冰冰的,唯独对您是掏心掏肺的,要是知道公爷您骗了他,要该伤心了...”

        齐衡看着他一直放在床头的小福娃低声道:“我知道...”怎么会不知道,小雪对他的好,他都知道,当傅红雪伤痕累累的带着解药来找他的时候,他就下定决定,这一生都不想放开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先出去吧,叫齐青伯伯到书房等我,还有,这些事,不许让红雪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不为叹了口气,道了声是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傅红雪的身手齐衡是知道的,一般人肯定是伤不了他,更别说伤成那天那样,所以,只有一个可能,傅红雪是自愿的。再加上这几日傅红雪看他的眼神,不舍中又带着依恋,分明是要生离死别的前奏...还有那个在国公府附近的可疑人物,那人能被国公府的侍卫看出端倪,可见其身手实在一般,更不可能伤了傅红雪,傅红雪却一直躲着他...

       昨夜察觉傅红雪不对劲,齐衡就知道必是那人又跟上他们了。他没来由的一阵心慌,他明白傅红雪对他的情谊,答应他的事情必定会做到,他想要一个承诺,让傅红雪能顾及到他而珍惜自己性命的承诺...

       齐衡拿过床头的小福娃,轻轻的开口:“不要把我当麻烦,我会护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 只是昨夜酒后,三分试探,七分真情,原来,连他都不知道,自己竟这样的不甘心,齐衡有些自嘲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 不为一进齐衡的小厨房时,便看见傅红雪拼命的往糖糕里面加糖,嘴角抽了抽:“傅公子,我们家公爷醒了,我来告诉您一声。”这么个放糖的方式,不知道公爷会不会甜掉牙...

        闻言,傅红雪眼睛亮了一亮,面上却依旧冷冰冰的,端着做好的糖糕便朝门外走去,脚步明显轻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 齐衡一脸满足的吃完糖糕,又把傅红雪哄去睡了,便拉着狗腿子朝昨日叶开倚的那根柱子走去,叶开虽然身手一般,但是轻功了得,连老国公身边的老侍卫齐青都追不上,齐衡只好向花无谢借了狗腿子。

       齐衡蹲下身拍了拍狗腿子的狗头:“狗腿子,来,闻闻,找到了我给你个大骨头棒子!”

       叶开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一觉醒来就被绑在了床上,房间里还多了两个人,一只大狼狗在他脸上舔啊舔的...

       “少侠醒啦?看来狗腿子很喜欢少侠呢,很少见它对人这么热情呢。”齐衡笑眯眯的看着被狗腿子吓得瑟瑟发抖的叶开,哦,看来,他怕狗啊。
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齐青擦了擦自己一脸的口水想,这狗对哪个人不热情?

       “你快把它拉开!不然我什么都不会说的!”

      “看来少侠也是聪明人,是齐衡失礼了”说完拍了拍手,狗腿子便乖乖的跑到他身边坐趴着。齐衡淡淡的说了句“说吧。”,便端起桌上的一小碗茶,慢慢的吹着。

       “傅红雪啊傅红雪,你看看你家小公爷,在你面前装了多少年小白兔了?”

        齐衡头也不抬的喝了口茶,吩咐道:“狗腿子,那块大骨头不说实话,你去咬他几口解解馋。”狗腿子摇着尾巴就要跃跃欲试,吓得叶开大喊:“不要过来啊,我说,我真的什么都说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是自己说,还是我让狗腿子一句一句的问你。”齐衡放下茶,抬头笑吟吟的看着叶开,叶开却觉得背脊有点发凉......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傅红雪是如何拿了解药,他们家姑娘是如何发现灭了马家满门的人不止一个人。只是他省略了部分傅红雪滚钉板的内容,他觉得为了自己和他们家姑娘的小命,这部分还是省略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 齐衡低着头静静地听完,手指摩挲着茶杯,过了好久才开口:“你是说,有人在红雪杀掉马空群之后,带人灭了马家满门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家姑娘说也可能是傅红雪带着其它人一起...”看着齐衡危险的看他笑了笑,叶开赶紧识趣的改口:“但我觉得国公您推理的才是真相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姑娘要红雪做的事情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我真的不知道,你放狗咬我我都不知道!啊啊啊!我说我说,是让他帮忙查清灭门真相啦!”

       齐衡满意的摸了摸狗腿子的头,示意一旁的齐青给叶开喂了一颗小药丸,看着叶开完全的吞了下去才开口道:“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这是我齐家独门的'七伤丸',专门用来对付那些不听话的犯人,每七日便毒发一次,毒发时会全身发痒,最后挠破全身皮肤而死。当然,你若是配合我,我会每七日让齐青伯伯给你送一次解药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不会背叛我家姑娘的!”叶开虽然吓得全身发抖,却还是狠狠的说“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会杀你,也不会让你背叛你们家姑娘,相反,你们家姑娘要求红雪做的事情,我会帮她做到。”齐衡对着叶开眨了眨眼睛,叶开不得不承认,这小子的皮相长得确实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只要你告诉你们家姑娘,红雪吃了你们的药,以后也不许送些奇奇怪怪的药给他吃。”叶开点了点头,他也正愁该怎么告诉翠浓他把珍贵的毒药弄洒了...
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,我要你为我查一件事情。”齐衡低头看着手中早就冷了的茶水,长长的睫毛盖住了他的眼睛,叶开看不清他的表情,过了很久才听他开口道:“帮我查一下,为何万马堂的毒药会出现在皇宫...”
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齐青闻言紧紧的捏住拳头,老国公,您没有白疼这个孩子...

评论(5)

热度(24)